TOP

菏泽原军分区司令员唐万成回忆录
2021-02-24 09:24:29 来源: 作者: 【 】 浏览:143次 评论:0
 
名将以身殉国家, 愿拚热血卫吾华。
太行浩气传千古, 留得清漳吐血花。
这首诗是朱总司令为悼念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将军壮烈殉国而写的。它镌刻在晋冀鲁豫烈士陵园(河北邯郸)高大的汉白玉碑上,碑旁便是左权将军纪念馆。当我穿过苍翠的松柏,踏着青青的草地,来到这里时,这首诗是那么吸引着我,使我立刻沉浸到往事的回忆里……
难忘的一课
一九四○年底,八路军总部从武乡搬到了辽县麻田镇。我们警备连就挨总部不远,连里的一切行动和工作,都是左权副参谋长直接掌握的。我是从小不知学校门朝哪开的人,参加红军后,只知打仗,不爱学习。左副参谋长一直耐心地教育我,他常说:要八路军有文化,首先要干部有文化,“老粗”变“老细”也是一种战斗呵!他亲自教我念《百家姓》,先从 熟悉全连战士的姓名学起;又用粗麻纸给我钉了个本子,给我半截铅笔,对我说:“这回你得老老实实学习。”我拿起笔,字写得像画符,他也不烦,总是细心地为我校正错别字,一个个教。毛主席《论持久战》印出来了,他教我们一段段地念,又一段一段地结合实际事例向我们讲解。……首长的耐心教导,使我永远难忘!我还记得这样一件事:
一次晚上紧急集合,九班战士小赵迟到了。平常我就觉得他很调皮,这次来晚了,身上又披挂不齐,有响声。我当场罚他立正,还狠狠训了他几句。不料他回到班里哭开了。这件事,我也并没放在心上,认为连长训战士是免不了的。带兵,没点威信哪行?谁知,第二天一早,我刚走出连部的门,就见那棵老槐树底下,围着一群人,气氛非常活跃。我一闪眼,却见“十四号”(左副参谋长的代号)正坐在中间。谈的似乎是我批评小赵的事。我不禁一愣,不知怎么又把伸出去的腿缩了回来,心想:糟糕,同志们向“十四号”告我的状啦,少不了又要挨批评。
当我第三次走出去,首长身旁的人越围越多了。炊事员老王也在一旁吧嗒着旱烟锅,眯缝着眼睛,好像他也是个评论员哩。我硬着头皮,装做没事似的走了过去。但是首长眼快,叫住了我:“唐万成,哪去?我们谈谈怎么样?”
我跟着他,来到清漳河岸的大青石上坐下了。首长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我跟他这么多年,现在却像第一次见面,心里七上八下的。可是,首长并没批评我,却问道:
“唐万成,宁都起义到现在多少年了?”
“九年了。”我略微想了想,回答说。
“哦,九年!”副参谋长又着重地重复了一句,接着说:“九年,已经不算短了,可是你怎么还没把一个头号敌人打倒呢!”
左副参谋长对干部的批评教育,常常是启发你思考,等待你的觉悟,强调以理服人。他一提“头号敌人”,我立时回想到宁都起义。
宁都起义后,部队改编为红五军团的红十五军,左权同志由红军总部派去作军政委,我当时就在军政治局工作。起义部队的军阀主义相当严重,打骂惩罚当作管理士兵的手段。左权同志到后,坚决贯彻了古田会议的决议精神,将毛主席的建军原则和带兵方法,向部队进行反复深入的教育,抓紧党的建设,依靠士兵中有觉悟的积极分子,向各种恶劣倾向展开了严肃而尖锐的斗争。他强调要尊重士兵人格,在政治上一律平等,实行上下一致,官兵一致。他在当时提了一个口号:“军阀主义是头号敌人,必须首先打倒它。”想到这里,不觉面红耳赤,羞愧地低下头去。可是,我心里转悠了几下,觉得自己还有些理,便说:“我承认有错误,但像小赵这样的战士拖沓迟到,你说该咋办?带兵……”副参谋长像看透了我的心思,接上来说:“你别跟我诉苦啦,我担心的倒不是你的带兵威信,而是担心你会把兵带得灰沉沉的,怎么去作战?”
我又把自己的想法讲了讲。左副参谋长立起身来,说道:
“好,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可以提出不同意见,但我也要问问你,你对小赵迟到的原因,是不是了解?”
“他调皮,不守纪律。”我毫不迟疑地回答。
左副参谋长皱皱眉头说:“哦,这么说,夜晚紧急集合,他是故意迟到的?”
“我是这样想的。”
“我是这样想的”,左副参谋长学着我的声调说,“做工作单凭想象吗?小赵同志拉了三天肚子,浑身无力,夜里还发烧,这些你了解不?你有没有做调查研究?”他脸色顿然严肃起来,话像铁锤似的,句句打在我的心上。
左权副参谋长从来就不肯放过那些不了解真情、只凭印象作出判断的人。有一回,侦察科把辽县的敌人一千人,说成五百多,打了对折,给他核对出来了,当时十分严厉地批评了侦察科长和侦察人员。我批评小赵,也是不了解真情,瞎说一顿啊。到这时,自己才觉得没词了,头上冒汗,心扑腾扑腾地跳。
左副参谋长脸色却渐渐和缓下来,掏出个本子,一边翻,一边说:“万成同志,人民把优秀子弟送给八路军,党把二百多个战士交给你们,责任有多重啊。这个家,你们可要当好,对每一个士兵都要有全面的了解。你总说小赵一贯调皮捣蛋,不是个好战士,同志,这可不对啊!”他说到这里,给我摆出了小赵的两件事:一件是他参军不久,上山背柴,天黑迷了路,一个人走到东阳关方向去了。我当时向上级报告说,他开小差回家了。可是过了三天,他又摸了回来,浑身衣服都挂破了,还扛着他那两捆柴。另一件是,一次反“扫荡”的战斗中,他和几个战士掩护全排转移,战友牺牲了,他把帽子、上衣脱下,挑在树枝上迷惑敌人,打得很出色。这些事,我是知道的,可是一看到他的一些小缺点,就把这些完全忘了。更没想到,这些事都跑到左副参谋长的本本上了。这使我想起一句话:“左副参谋长的本本就是连队的体温表!”
这事发生后不久,总部机关开始整风。左副参谋长又直接领导我们警备连整顿了官兵关系,使我把军阀残余这个“头号敌人”彻底扫荡了一次。左副参谋长看到我在管理教育上转变了作风,很高兴,当面表扬我。但又怕我转变不彻底,整风以后他到连里来,有时还问战士:“你们连长还骂不骂人?”战士们笑着摇头。这时左副参谋长就笑着对我说:“唐万成,再没人向我告你的状了!只要方法和态度对头,今后还要大胆管理!”
 
一个风雪天
一夜西北风,纷纷扬扬落了一场雪。
起床后,我穿好衣服,想到各窑洞看看,这数九隆冬,真能冻坏人。刚一迈出门,一阵冷风把我顶了回来,伸头一望,太行山上白茫茫,沟沟洼洼都填平了。灰暗的天空,不见一只飞鸟,一夜之间,大地陡然变了样。
一排排窑洞升起了火。大家从炕上跳下来,擦着枪,围着火,且说且笑,谁也不愿外出一步。真像老乡说的“窑里热腾腾,窑外冻死人”。我正在一孔大窑洞里跟战士们山南海”地聊着,通信员跑来说:“连长,‘十四号’到连部来啦!”
左副参谋长到连里来,本是平常事,但这么大雪天,他来做什么?我正要去连部,忽然棉门帘一掀,卷进来一股旋风,进来一个人,满身都是雪。
“呵——‘十四号’!”
“‘十四号’,‘十四号’!”
窑洞里马上活跃起来。一会儿,作战科王科长、参谋、警卫员也都进来了,战士们纷纷起立让座,倒水,取柴添火……“十四号”穿着和士兵一样的棉衣,腰间扎根皮带,绑腿打得紧紧的,脚登一双日本皮靴,着装整齐,只不过比平常多了一副望远镜。他没有走向火塘,一面回答大家的问话,一面走到炕边,伸手摸了摸几床薄被子,向大家问道:
“同志们,夜间冷吗?”
“不冷。”一个战士回答说。
另一个战士跟上:“我说冷,脚冻得像狗咬哩。”
首长笑道:“好,你说实话。”
这工夫,我和辛指导员交换眼色,估摸着副参谋长率领这些人踏雪而来,必有紧急任务。我们都知道左副参谋长善于利用天时地利,乘敌不备,给敌人以猝然的打击。于是,我急忙问了一句:“首长,有任务吗?”这一问,战士们的眼光都转向我,好像说:“连长,请求任务吧。”
左副参谋长微笑着,用亲切的湖南话说:“仗有的是打,日本鬼子还没滚出中国哩!但是今天没有战斗任务,我是来看看大家的。”同志们听说没有任务,纷纷往前凑着,亲热地围着左副参谋长,要求他给讲个故事听。首长答应了,给大家讲了一个苏联红军在零下四十多度的条件下作战的故事。左副参谋长曾经在苏联“中山大学”和“陆军大学”学习过,关于苏联红军的故事,他知道很多。他跟我们讲过,苏联红军在西伯利亚跟日本侵略军作战时,冻得胡子上挂冰凌,依然奋勇战斗。那时日本侵略军兵力装备都占优势,但他们熬不过红军,跑不过红军,最后还是被红军打败了。现在首长又讲到这事,听起来仍是那么新鲜。他提醒我们说:苏联红军当时胜利的基本因素之一,是他们平时注意练兵,打起仗来能适应任何恶劣气候和艰苦环境。这硬功夫全凭平时练出来的。当听到这里,我马上意识到他冒雪而来的意图了。部队从进入太行山以来,在紧张激烈的抗日斗争中,左副参谋长总是抓紧时机练兵,不论寒冬炎夏,刮风下雨,他都严格要求部队不怕困难,锻炼成钢筋铁骨,能应付任何险恶的战斗。果然,他把故事讲完,就接着问:“日本人调动几万人马,飞机大炮,想踏平太行山,你们怕不怕?”
“不怕!”大家齐声回答。
“老天爷要关我们的‘禁闭’,也想来恐吓我们,怕不怕?”
“不怕!”
“好!干革命、当八路军,就是天不怕地不怕。”他又转向大家:“同志们,待在屋里不闷得慌吗?你们看太行山的雪景多美,出去走一走,好不好?”
“好!”欢呼声从窑洞里飞出去。
窑里的火,烧得更旺了,熊熊的火,向我们展露着微笑,但它对我们已失去了诱惑力。另一种火焰已从我们的心中升起。我们立即整装出发,沿着积雪的丛林、山坡、小道向银色的山岭走去!
左副参谋长亲自带领我们翻越了几座山,进行一些操练演习,到中午风雪也渐渐停了。每个同志都忘了寒冷,站在高高的山头上,齐声唱起了《我们在太行山上》: …… 山高林又密 兵强马又壮 敌人从哪里进攻? 我们就要它在哪里灭亡 ……
歌声刚停,左副参谋长走上山顶,唱得好!再来一个!”于是他走到队前,亲自指挥大家唱起来。歌声越过大山,冲破风雪,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清漳河边
日寇“扫荡”、“蚕食”、“封锁”……如黑云滚滚而来,又加上灾荒,给咱根据地军民造成了巨大的困难,日子可真够苦的。你沿着清漳河随便走到哪村哪户,揭开锅看看,很难见到几颗米星星,尽是瓜果野菜。人民生活如此,部队生活也如此,有时一天只喝两顿菜糊糊,体力大大削弱。全党全军在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下,掀起了大生产运动。总部作出决定,要我们警卫总部的部队,将清漳河岸的沙滩开辟出来,种上庄稼,为自己解决生活困难,也为人民减轻负担。左副参谋长亲自率领部队开上了荒滩。清漳河边很快地搭起了一座座草棚,荒凉的沙滩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开头碰到的第一个困难就是吃了上顿愁下顿。左副参谋长亲自带领司务长、炊事员和医务人员上山去鉴别那些无毒的野生果菜,拿回些标本来,让大家再去大量搜集,补救粮食的困难。开饭时,炊事员担来了野菜汤,还有果干和小米的混合炒面。左副参谋长也从身上掏出了小布袋,取下小碗,递给炊事员:“喏,给我也来一碗!”
火毒的太阳当空照,我们流着汗,在沙滩上来回奔跑,一筐筐砂石运走,又从山上运来了一筐筐土。白天顶着太阳,晚上披着星星,吃在沙滩,睡在沙滩,唱唱闹闹在沙滩。左副参谋长除有重要公务外,几乎每天都和我们一起劳动。他和参加劳动的罗瑞卿主任抬一个大筐,边走边说笑,还给我们喊鼓动口号。休息了,左副参谋长又同我们坐在一块,给大家讲毛主席在瑞金沙坪坝亲自帮助群众打井的故事。
在紧张的劳动中,我们的衣服都磨破了。有一次,队伍正集合,左副参谋长来了,他望了望队伍不整齐的样子,紧皱着眉头,问我:“唐万成,你这个单打一的作风,要改改啊!这还像个八路军吗?”我支吾着,无言可答。他又加重语气说:“不怕破,就怕脏!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使部队保持整齐清洁!明天休息一天,让同志们洗洗衣服,缝补缝补。”说着拍拍他单军裤上补的两块大补丁:“你看,这样补补不就不破了吗!”第二天,他要军需部门发给战士们每人三股线三根针。于是,勤洗勤缝补,很快成为一种风气。
左副参谋长领导着我们,流了许多汗水,开垦出来的数百亩土地,种上了各种秋季作物;又在清漳河边用大石筑起了拦洪坝,并开辟了几道水渠,把河水引进来。在第一批开出来的地里,瓜菜已长得绿油油的了。在庆祝开辟沙滩胜利的联欢晚会上,左副参谋长兴致勃勃地从人群中站了起来,走上讲台。他说:“鬼子想把我们困死在太行山上,可是八路军神通广大,把荒滩荒山荒洼洼,都变成了宝地,群众也开展了生产运动。人民是水,我们是鱼,水多了,鱼也活跃了。抗战,抗它个十年八年,只要日本人愿意,我们可以奉陪……”
浩气长存
这是难忘的一九四二年五月反“扫荡”。
半夜时分,我们睡得正熟,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把我惊醒了。电话里传来左副参谋长熟悉的声音:要我们警备连的连排干部立即到总部去。
总部驻在麻田镇。我们匆匆跑到,许多屋里都亮着灯。王科长和一些参谋都围在左副参谋长屋里。我们一走进去,左副参谋长劈头就问:“战士们吃饱了没有?”
“吃饱了!”
“准备得怎么样?”
“一切都准备好了!”
左副参谋长满意地点点头,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双手捏着刮得光光的小白杨棍的两端,和蔼地对我们说:“你们来!”一位参谋端起蜡烛,我们跟着走近地图。左副参谋长向我们交代说:敌人二月“扫荡”失败后,这次又从正太、同蒲、平汉等线纠集了三万余兵力,进行疯狂报复,分多路前来合击我们总部。讲到我军的部署,他的小白棍沿着蜿蜒的清漳河而上,绕过青云岭,直指平(定)昔(阳)方向,又折回西南指向榆(社)辽(县)方向,点了几下: “这两路由一二九师负责顶着。”小白棍又从涉县、黎城一直指到歧极关:“这一路就是我们来对付了,敌人大约有两千人。”
左副参谋长交代任务,从来话都很短,这次却从整个形势谈起。
他特别提醒我们说,从局部看,我们是处在敌人的包围之中,但从全局看,敌人是在我们军队和人民的汪洋大海包围之中。接着又指出,这次华北的敌人拚了老本,妄想把我们消灭在太行山上。为了吸引敌人,配合我们跳到外线去的主力行动,我们目前的处境是相当艰苦的。”方局、总部、党校和整个后方机关都在我们周围,几千同志的生命都担在我们的肩上。我们一定要掩护他们安全转移,跳出敌人的合围。谈到警备连的任务,左副参谋长亲切地对我们说:“你们连里百分之八十都是共产党员,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老红军,相信你们一定能完成这次艰巨的任务。告诉同志们,太行山压顶也决不要动摇!”说到这里,声震屋宇,我们的心腾地燃起了火。
这时,罗瑞卿主任也走进来了,他和左副参谋长交谈了几句,也对我们作了一些指示。 天明时,连队已进入阵地。抬头一望,从辽县到麻田数十里的山道、大路上卷起了阵阵黄尘,敌人一路烧杀过来。
鬼子一开始就以猛烈火力来压我们,各山头的尘土腾空而起,飞机盲目丢炸弹。我们警备连共有二百多人,火力也足,扼守着两个山头,像两只铁拳拱卫着总部转移的道路,接连打退了敌人的几次冲锋。
天近中午,我心里正在挂念着首长走了没有,转移的队伍到了哪里。忽然从硝烟笼罩的山坡上连滚带爬地下来了一个人,到跟前一看,是左副参谋长的警卫员。他满脸汗污,上气不接下气地向我一伸手:“给,唐连长!”我接过来一瞧,是巴掌大的一块麻纸,上面写道: “总部正在转移,誓死保证安全。”下面是左副参谋长惯用的签字。我忙问:“‘十四号’在哪?”警卫员用衣襟擦了擦汗水,指了指后面的山头。我忙叫:“三排长,指挥!”撒腿就往那里跑。
在一个独立家屋前的核桃树下,我见到了左副参谋长。他双手举着望远镜,向远近山峰移动着,满山炮火,丝毫也不为所动。我急步上前,正想说“‘十四号’,快转移吧”,还没出口,左副参谋长却先问我:
“唐万成,看见没有?那边山上还有老乡哩,快派人去牵制一下敌人,让他们跑出去。” 说着放下了望远镜,向我问了部队的伤亡和大家的情绪,并鼓励说:“我在这看得很清楚,你们打得不错,好好给战士们讲讲,打仗嘛,就要能过得硬!现在是和鬼子比硬的时候了。” 我劝他先走,一切都请他放心。他笑笑,却用命令的口吻催我:“好,你快回去指挥部队。”
当我回到了阵地上,派一个班去把山头上的老乡掩护下来,敌人已停止了进攻。远远近近只能听到几声稀落的枪声了。按照以往反“扫荡”的经验,也许敌人该是往回撤的时候了。我们的万斤重担总算可以卸肩了……想着想着,心里舒坦起来,不知怎么就迷糊着了。
忽然传来一个巨大的声音:“唐万成,敌人上来了!”我一吃惊,猛地跳起来,左副参谋长就站在面前。他右手提着左轮枪,浑身扑满了尘土。“快,抢占前面山包!”我顺他手指的那个山头一看,一群鬼子兵全部改装成八路军的模样,正钻茅草入丛林,从十字岭横插过来。敌人想用这一刀将我们转移队伍拦腰截断。我这个连长想得多简单呵,幸亏左副参谋长发现的早,要不,那可就麻烦了。我一边带领部队反击上去,一边又记起左副参谋长经常教导我们的话:“指挥员在战场上,要像一个高明的象棋师,走一步,要看下三步……”这时,从十字岭右面一道坑梁的背后,也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炮弹也吭吭打了过去。一直在我们头顶盘旋的四五架飞机也一齐飞向那边助战了。原来敌人还有一个更大的阴谋哩,他们刚才在停止进攻摆出撤退模样的同时,又悄悄地来了个分兵:一支从左侧偷袭,另一支精锐部队抄到我们的背后去了,企图切断我们整个转移队伍的道路。可是敌人的一切阴谋诡计全在左权副参谋长的洞察掌握之中,他早把政治部的警卫连摆在山垭口前的一条高耸的圪梁上,一直按兵不动,专候敌人的光临了。
狡猾的敌人两着失败后,又从正面向我们拚开了老命。枪声、炮声一阵紧一阵。霎时,太行山黯然失色,山崩地摇。我们却岿然不动。与此同时,我们的转移队伍正沿着山坡小道,像几条长龙向十字岭中部蜿蜒伸去……
在这样紧急的时刻里,左权副参谋长始终和最后掩护的部队在一起。他在哪里,哪里就有千百倍的力量;他在哪里,哪里就响起了激昂的口号:“太行山压顶也决不动摇,誓死保卫总部安全转移!”
太阳偏西时,我们的总部终于跳出了敌人的大兵合围。就在这几千人转危为安的时刻,敌人的一颗罪恶的炮弹,落在转移队伍后尾的左权副参谋长的身旁。……
当左权副参谋长牺牲的消息传到我们耳边时,我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不,这是决不会有的事!他就在我们身后,他那洪钟般的声音,仍在我们耳边响着:“太行山压顶也决不动摇!”于是,我们坚持在最后的各阵地的同志们,又像旋风般卷向了敌人……?
敌人的五月“扫荡”又被粉碎了。从敌人重围中跳出来的北方局、总部和党校的同志们,听到左权同志壮烈殉国的消息,个个热泪盈眶,悲愤不已。……后来太行人民为纪念左权将军的不朽功绩,把将军殉国所在地区的辽县改为左权县。太行山苍松翠柏,绿水青山,永远象征着在民族革命战争中英勇殉国的左权将军的伟大精神和崇高气节,他的英名和所有革命先烈一样,在中国人民革命史册上永放光芒。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劳联   劳务外包十大品牌 劳务派遣 人事代理 责任编辑:laolia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伟大的吕梁精神.. 下一篇毛主席解放战争之神机妙算..

ʡ: : (ûע)
֤ :
:
ڡ: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全国免费服务电话:400 000 7199

集团电话:4000007199 监督服务电话:0532-85887199

地址:青岛市高新区招商网谷基金谷2号楼201 企业邮箱:laolian@laolian.com.cn
技术支持:劳联网络  Copyright@ 2011-2015 By 青岛劳联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鲁ICP备13026635号-1  联系我们

 

 

我要啦免费统计